<button id="jc2m9"></button>
<th id="jc2m9"><big id="jc2m9"></big></th>
<rp id="jc2m9"></rp>
  • <th id="jc2m9"></th>

  • <rp id="jc2m9"></rp>
    1. <th id="jc2m9"></th>
      1. <button id="jc2m9"></button>
        • 请登录 注册
        返回顶部 未开通新浪微博 未开通腾讯微博
        您现在位置:教研动态 >> 课题研究 >> 浏览文章
        把握五个关键问题,提高教改研究实效
        0 翁子军 2018/9/19 9:02:39 信息来源:公众号:白马湖一粟

        原创: 王国芳 白马湖一粟 2017-06-29



        把握五个关键问题,提高教改研究实效

        摘要

        浙江省绍兴市教育教学研究院把基础教育规划课题分为“综合课题”和“学科教改项目”两大类。学科教改项目是一种立足教学实践、贴近教师实际的研究项目,是基于学科教学现场并服务于学科教学改进,很好地实现了学科教学和教育科研的结合。在学科教学改进项目的研究实施中,应该把握好基于问题、严于逻辑、重在设计、贵在行动、赢在成果五个关键词,抓住问题描述、原因分析、方案设计、实践改进、成效分析五个基本环节,设计改进方案,落实改进行动,实现“立功”“立言”与“立人”的有机统一,收获“成功”“成文”与“成才”的研究实效。

        一、基于问题器

        研究始于问题。作为指向学科课堂教学改进的实证性研究,学科教改项目一定是针对学科教学实践中的碰到的某一个具体问题展开的。正是因为有问题的存在,所以需要改进。没有问题的教改项目研究,只能是无病呻吟。张天雪在《教师身边的教育科研》一书中提到,中小学教师的教育科研意识包括问题意识、学理意识、方法意识和规范意识;他认为;“为了培养自己的问题意识,教师首先必须对自己的教学进行反思。从这个意义上讲,教师单纯进行问题的积累是不够的,还须对问题进行剖析和研究。”

        基于问题是学科教改项目研究中应把握的第一个关键词。整个项目的研究,一定是始于问题并始终围绕问题的解决的,必须对问题进行“剖析和研究”,具体可围绕五个主要环节展开:一是问题描述,即要对存在并进行改进的问题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分析问题现状、明确问题表现、指出问题解决的意义。二是原因剖析,即要寻找并分析问题形成的原因。三是方案设计,即要在分析问题及其原因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设计问题解决的具体方案。四是实践改进,即把设计好的问题解决方案付诸教学实践,在实践中加以改进。五是成效分析,即对按照方案进行的实践改进结果进行分析,最后形成结论与成果。若教学改进的效果不尽如人意,可对方案再作修改和完善,然后重新加以实践。这五个环节其实也是学科教改项目申报和研究的主要内容,其中前三个环节是学科教改项目的申报方案中必须阐述清楚的,而后面两个环节则是学科教改项目研究报告中的重中之重。

        有一些刚接触学科教改项目研究的老师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忽视“基于问题”这一点,在他们的申报方案甚至中期和结题报告中看出不所要改进的问题是什么,更没有对问题及其成因所作的具体分析。他们的方案或报告中,只有做法及其所取得的成绩。这实际上就把项目研究报告与工作总结混为一谈了。教学改进项目一定是基于问题的,离开了具体问题的支撑,教改项目的研究就失去了应有的“研究”味,就不可避免地降格为日常工作的总结。

        二、严于逻辑

        在某种角度说,任何研究都是一个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教改项目的研究也不例外。陶行知在他的《教育与科学方法》一文中提到的“五步法”,对我们有很大的启发:第一步,“觉得有困难”;第二步,“晓得困难所在”;第三步,“想出种种方法”;第四步,“选择”;第五步,“实验一番”。这五个步骤,是环环相扣、层层推进的,前后之间存在着严密的逻辑关系。我们在具体的教育科研中,也应注意前后的因果联系、逻辑关系,就具体的教改项目研究而言,尤要强调问题描述、原因剖析、方案设计、实践改进和成效分析等环节,并在项目的研究过程中遵循严格的逻辑关系。

        严于逻辑正是教改项目研究应把握的又一个关键之点。原因的剖析必须建立在对问题有清楚认识的基础之上,如果对问题不能清楚描述,原因的分析自然难以令人信服;改进方案的设计又必须建立在对问题及其原因的正确认识之上,只有对症下药,才有可能药到病除,若胡乱开方,则难免徒劳无功、贻误病情甚至害人性命;实践改进则是检验所设计的方案效果优劣的唯一方法,缺少了这个环节,方案优劣无从评价,教学改进更无从谈起;成效分析则是教学改进项目研究的最后一环。从问题描述到原因剖析,从原因剖析到方案设计,从方案设计到实践改进,从实践改进再到成效分析,这是一条严格的逻辑链条,而不是各个问题的简单罗列。

        在教改项目的研究中,一些老师会忽视其内在逻辑,满足于罗列做了多少事,取得了多少成果。从某种角度看,这是把教改项目的研究等同于写总结、写论文了。其实,教改项目的研究与其他课题研究一样,是“线”的问题,严格遵循问题描述→原因剖析→方案设计→实践改进→成效分析这样一个逻辑关联。而撰写论文只是“点”的问题,只要抓住一个点,摆出论据,展开论述即可。两者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三、重在设计

        弄清了问题及其成因之后,教学改进项目的研究能否顺利推进,很关键的一点就是设计的改进方案是否科学并可行。改进方案的设计是教改项目研究的蓝图,直接关系着教改项目研究的成败。一个好的方案,就是一份项目实施的行动指面,能确保整个项目研究有序推进,少走弯路、少些盲目。

        教改方案的设计,首先应该做到三个明确:一是目标明确,即通过教改项目的实施,所要达到的具体目的、也称预期目标要有清晰的认识;目标明确至关重要,它引领着整个研究的推进、规范着研究的行动。二是对策或路径明确,即针对教学实践中的具体问题所采用的具体办法或者对策,以及这些对策或者方法如何实施、如何检测。三是步骤明确,即在改进过程中,各个阶段所要完成的任务,以及人员分工,也就要明确何人在何时做何事的问题。教改方案的设计,还应该突出三个“性”:一是针对性,无论目标的设计,还是对策和步骤的设计,都要针对存在的具体问题。二是操作性,无论是所设计的改进策略,还是步骤安排,都要是具体的、切实可行的,而不能是泛泛而谈的,也就是说教改项目的研究能够对照方案就能按部就班的进行下去。三是验证性,也即所制定的改进方案要通过教学实践能够加以验证。改进方案的针对性、操作性和验证性,保证了教改项目的研究不会做到哪里算哪里,也即不是随心所欲的。

        针对问题的改进方案的设计是教改项目成功的又一关键因素。一些老师申报的教改项目立项以后,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往往不明白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以及具体如何做,这实际上反映出教改方案的设计的不合理、不到位。也有老师会引用、借用别人的案例、课例来论证问题,但却全然不关注自己的设计中有否这样的安排,这样的案例再精彩、再经典,也不会有太多的说服力。说到底,教改项目和其他课题研究一样,是“想好了再去做”;相反,“做好了再去想”,哪怕想得再好、写得再明白,也只是属于经验总结层面而已。

        四、贵在行动

        再好的改进方案,也仅仅是针对存在问题的干预方案。它的现实意义和价值就在于付诸行动。离开了行动,再好的改进方案也只是纸上谈兵,甚至只是废纸一张。

        教改项目的研究贵在行动。针对问题设计改进方案,然后在教学实践中按计划逐步实施,正体现了教改项目的针对性、操作性、验证性。学科教改项目的研究必须立足课堂。因此,教师的日常教学工作不一定是项目研究,但教改项目的研究必定依赖于教师的日常教学。研而不教则虚,我们的研究一旦脱离了日常教学,我们的研究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接地气,不仅别人厌恶,自己也会感到无趣。反之,教而不研则浅,教学一旦离开了研究,可能就会陷入低水平的重复,面对问题若不加研究、不思改进,问题就会越积越多,教师的教学就会越来越被动,教师的专业成长就会陷于停滞。因此,我们需要澄清一个认识上的误区:我们有些老师会认为做教改项目是自己的额外负担,实际上,就其本质来讲,教改项目的研究不是自己的教育教学以外的事情,而是自己教育教学工作本身。教改项目研究的正是学科教与学的改进。一位有理想的教师,应该立足课堂,研究自己,研究学生,教研相长,在促进学生生命成长的同时,实现自己的专业成长。

        学科教改项目是针对问题的实践改进,因此在实施过程中一定会有大量的实践案例。在研究过程中一定要重视典型案例的积累:研究的案例,可以是教学片断,可以是完整课例,也可以是学生个案;研究的案例,可以是单个的实证性的或者验证性的案例,更可以是前后对比性的案例。如针对某个问题,原来是如何处理的,效果不是太理想,然后在研究过程中如何进行改进,效果有了提升。对学科教改项目而言,教改实践中的鲜活案例既是教改行动的记录,也是最有说服力的论证材料。

        五、赢在成果

        学科教改项目的研究,最终要体现在研究的成果上。但对教改项目的成果又体现在哪些方面,不同的人又会有不同的认识。我以为,学科教改项目的成果,应该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成功——“立功”:即所研究的问题有没有得到改进,改进了多少。这可从教师、学生以及教学质量等不同层面来加以实证。这也是学科教改项目研究的最主要、最直接的成果。如果缺少或者忽视了这一点,教改项目的研究无疑就会患“有研无教”的“虚假”病。当然,就更高层次而言,成功的教改研究,其意义绝不仅限于问题的解决或者改进。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李政涛认为,“研究的关键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发现新问题”。我想,一项真正成功的教改研究,一定会在推进的过程中,发现更多的问题,从而产生新的改进要求,使我们的教学改革不断走向新的成功。

        二是成文——“立言”:即在学科教改项目的研究过程中积累了多少案例、发表了多少文章、获奖了多少论文、甚至出版了什么专著。从功利性目看,研究论文的发表、获奖或者出版专著等是非常重要的。在现实中,有不少老师的教改项目研究确实是奔着这个目的去的。但“成文”一定要建立在“立功”的坚实基础之上,也即不能离开问题改进的实践探索而夸夸其谈、泛泛而谈。同时,教改研究也需要通过“成文”来把“成功”的经验总结、提升和提炼,如果忽视“成文”,无疑会严重影响教改项目研究的推广价值。冯卫东曾在他的《今天怎样做教科研:写给中小学教师》一书中写道:“如果觉得一项课题研究没有什么可以写作,可以发表,那么这项课题实际上没有多大的研究价值,抑或难以操作——或者说,不依托写作、没有成果发表的课题不是好课题;另一方面,最好的教育科研写作或成果发表,又非课题研究莫属。”这也点出了课题研究包括教改项目研究中“立言”的重要性。

        三是成才——“立人”:即看在项目研究过程中教师自己得到了多少成长。一个项目,对研究者来讲,最大的成果其实是自身的经验积累,以及在积累中实现的专业成长。李政涛在《重建教师的精神宇宙》一书中,多次强调“成事成人”这一新基础教育的核心价值观,他认为:所有的校本研究都是“做事”,“研究之事”的最终指向在于“研究之人”,“事”是为“人”服务的。要“在成事中成人”,只有“成人”才会更好地“成事”。教改项目的研究,无疑旨在“成事”,但我们要追求“在成事中成人”。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不应把一个项目研究的结题当成是终点,而是要以此为基点,不断横向拓展、纵向深化,做大做深。要透过一滴水,来把握整个世界。教改项目研究说到底,是我们教师自我培养、自我成长的一个有效载体。也许,这才是教改项目研究的最大成果。

        学科教改项目的研究,应该是“立功”“立言”与“立人”有机统一、相辅相成的一个过程。从这个角度看,所有的教改项目研究、所有的其他课题研究,只要我们去投入,就不可能没有成果、没有收获。

        本文发表于《教师教育论坛》2015年第10期,略有改动




         

        文章点评
        一分快三软件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