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c2m9"></button>
<th id="jc2m9"><big id="jc2m9"></big></th>
<rp id="jc2m9"></rp>
  • <th id="jc2m9"></th>

  • <rp id="jc2m9"></rp>
    1. <th id="jc2m9"></th>
      1. <button id="jc2m9"></button>
        • 请登录 注册
        返回顶部 未开通新浪微博 未开通腾讯微博
        您现在位置:教研动态 >> 教研论文 >> 浏览文章
        沈雪春|议题式教学的四种“议”境——以“人民代表大会:国家权力机关”公开课教学为例
        0 翁子军 2018/9/19 9:13:47 信息来源:《思想政治课教学》2018年07期



        议题式教学的四种“议”境——以“人民代表大会:国家权力机关”公开课教学为例






        摘要:议题式教学是以“议题”为引线,以情境为载体,以活动为路径,以学科知识为中心,以学科素养为培育目标的一种教学方法。议题式教学的最显著特征是“议”,“议”的成功与否是课堂成功与否的关键。在议题式课堂教学中,思辨性情境、两难性情境、劣构性情境和生成性情境是能够让学生“议”起来的四种饶有兴味的“议”境。

        关键词:议题式教学  思辨性情境  两难性情境  劣构性情境  生成性情境






        议题式教学是《普通高中思想政治课程标准》(2017版)倡导的,与思想政治学科活动型课程相适应的一种教学方法。与问题式教学相比,议题式教学注重问题情境的系列化,往往围绕一个大议题展开为若干个小问题,让学生议,具有主题性;与主题式教学相比,议题式教学强调主题“议”的特征,即选择的主题需要议也能够让师生议,具有生本性和开放性;与主题中心式教学相比,议题式教学以学科核心素养为中心,是一种学科中心主义的教学方法,具有学科性和素养化的特征。由此,对议题式教学可以作如下的界定:议题式教学是以议题为引线,以情境为载体,以活动为路径,以学科知识为中心,以学科素养为培育目标的一种教学方法。议题式教学的最显著特征是“议”,“议”的成功与否是课堂成功与否的关键。最近,在一堂“人民代表大会:国家权力机关”的公开课中,执教老师以“议”为教学的导火线,引入助“议”的问题情境让学生在课堂上真正地“议”了起来,“玩”了起来。这堂让学生过了一把“议”之瘾的课堂共设置了四种饶有兴味的“议”境。

        一、思辨性的问题情境

        “思辨”既可从哲学层面理解,也可从能力层面理解。对于高中学生而言,“思辨”更多的是指思辨能力,即学生分析(归类、识别、比较、澄清、区分、阐释)、推理(质疑、假设、推论、阐述、论证)、评价(评判预设、假定、论点、论据、结论)的能力,是“人的认知能力(分析、推理、评价)和情感特质(好奇、开放、自信、正直和坚毅)的统一体”。择取让学生思辨的问题情境能使学生从更加宽广和辩证的思阂和视角去解释现象,多维度地分析研究对象并做出判断,从而提出更多的解决方案。通过对议题的分析、推理和评价,帮助学生澄清认知,加深理解,深入思考,提高深度学习的能力、辩证思维的能力和口头表达的能力,并进一步培养自己好奇、开放、自信、正直和坚毅的品格。

        教师引入能够让学生“思辨”的问题情境时需要思考三个问题:让谁思辨?思辨什么?怎么思辨?思辨的主体是学生,是处于一定发展阶段具有特定智能水平和情感特征的学习者,因而教师所选取或引入的问题情境必须是切合学生心智的,是让学生具有亲和感的情境;思辨的主旨是培育学生的学科核心素养,因而教师设计的议题应该反映社会需要和学生素养发展需要,让学生感觉需要“议”也能够“议”;思辨的过程是开放的,因而教师组织的“议”程应该是能够让学生多角色地充分地发表观点的过程,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角色互换进行换位思考的过程。在“人民代表大会:国家权力机关”一框的教学过程中,执教者选取了以下思辨性的问题情境,引人入胜。

        [情境]元宵节,是中国亦是汉字文化圈地区和海外华人的传统节日之一。2008年6月,元宵节选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又有代表提出元宵节放假的建议,但目前依然没有进入立法程序。元宵节到底该不该放假呢?

        [活动1]小组辩论,每组(共8组,每组6人)设立主持人、发言人、计时员、记录兼制作,活动成果整理在卡纸上。

        [活动2]正反方互换,再次辩论。

        [结果]学生对“元宵节到底该不该放假”的思辨结果统计如下:

        正方观点:①元宵节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②元宵节是团圆节,放假是对亲情和传统文化的一份尊重。

         反方观点:①离春节假期太近,放假太频繁会妨碍学习和工作;②江苏省的高二学生马上要参加小高考,放假会影响考试的成绩。

        对于学生来说,对元宵节的认识也许并不深刻但有生活积累,对元宵节是否放假的问题则很感兴趣,因而“元宵节到底该不该放假”的辩论具备了学生真实和主动参与的心智前提。由于授课日期接近元宵节,执教者便用“加减天数”的办法让学生“猜”出元宵节,然后抛出“该不该放假”的辩题,教法循序渐进,情境应时应景,为“立法机关”的知识建构提供了柔性的铺垫。小组辩论活动中藏着四个小环节:独立思考一讨论合作一组际辩论一组际互换辩论,四个小环节使得学习动静相宜、层层深入;尤其是组际互换环节的突现,使得课堂的“思辨”氛围瞬间加强。

        二、两难性的问题情境

        “两难”在汉语中有左右为难的意思。哲学家黑格尔把“两难”表述为“两种合理性的冲撞”,任何一种观点或做法都有合理性和片面性,都有利有弊,让人进退两难。在一个价值多元的社会里,理想与现实、道德与法治、利益和操守等诸多冲突会影响人们的取舍,导致“两难”情境的出现。两难情境的冲突性、思辨性和不确定性对于人们的理性精神的培养和正确价值观的形成都有着积极的作用。两难情境既可以是一种教学的创设,也可以是一种现实的再现。在教学中设置两难问题情境,能够激起学生内心的价值冲突,让学生在冲突中思考、辨别、选择,以达到改变原有认知结构,提高心理、道德水平,形成正确价值导向的目的。

        两难情境的创设需要注意情境中“两难”的真实性、情境的时代性和选择时的保密性。首先,教师创设的情境中的两难是触及学生内心柔软处或人性软肋的真“难”,这样的议题才能创设学生选择的“关键时刻”;其次,包含着两难的情境是现实社会中可能出现的而非遥远的故事,这样的议题更具有“年轻态”,吻合年轻学生的兴趣;再次,学生对“两难”的选择应该是在真实心境中进行的,外界给予的心理压力越大失真度也越大。在“人民代表大会:国家权力机关”一框的教学过程中,执教者创设了以下“是否开发票”的“两难”情境,并进行了点到为止的评价和“事后”合情合理的引导。

        [情境]假如你是人大代表,元宵节和老爸去暴口镇家具城买家具,看中一套15万的家具,砍价到12万。店主说不开发票还可以便宜2万。你会作何选择?

        A.坚持开发票;B.让老爸处理,自己走开;C.不开发票买下。

        [结果]让学生进行心选。

        [点评]教师:此题只需心选,不必嘴说。当你从“两难”的情境中胜出的时候便是向理智和成熟靠近的时候,便是多了一份担当的时候!

        在世俗的评判标准里,不选择“便宜1万”而选择“开发票”是愚蠢和不可思议的做法,而在人大代表的职责里,甚至在一个公民的义务里,“开发票”是履职和尽义务的需要,这便形成了责任“两难”。“两难”情境的最大功能在于引发学生的内心体验和冲突,当“两难”情境所带来的“深刻的无奈”内化为“洞悉生存秘密后的主动”的时候,“政治认同、科学精神、法治意识和公共参与”等学科核心素养便会悄然生长。让学生在个人利益和社会责任的“两难”面前进行心选,有助于他们在利益冲突的思考中养成内在的理性精神;教师“趁热打铁”的点评旨在借助具体情境进行“政治认同感”的引导,注重思想政治学科的心育功能。从该框的学习目标达成的角度看,这一“两难”情境至少起到了两方面的作用,一方面通过“是否开发票”的情境来理解人大代表的职责,另一方面通过让学生在“两难”中进行角色代入以培育其社会责任感和担当。

        三、劣构性的问题情境

        劣构性问题情境,也称不良结构性问题情境,是根据情境认知理论和美国知名教学设计专家D. H .乔纳森的建构主义学习环境的观点中所表述的概念,意指界定不明、状态不明、目标不明、解决路径不明的真实性(真实或对真实的再现)问题情境。结构不良问题情境是相对于结构良好的问题情境而言的。结构良好的问题情境是经过刻意处理的,常常删去干扰性的、与主题无关的信息,保留与主题相关的信息。这类情境因为指向明确,丧失了和现实生活的真实反映,限制了学生思维的开放性。相反,结构不良情境没有明确的指向或解决途径,它需要学生以开放的姿态参与其中,进行情境识别、概念导入、问题表征,进行方案的生成、实施、监控和评估,需要进行所学知识的功能性迁移。在“人民代表大会:国家权力机关”一框的教学过程中,执教者利用公开课所特有的听课老师的资源,放手让学生寻找现场听课老师中的人大代表并进行现场采访,实现教材知识在真实情境中的迁移。具体活动情境如下:

        [任务」列出采访提纲,寻找听课老师中的人大代表,并进行现场采访。

        [过程」一分钟后,一位男生举手报告己列好提纲,并要求寻找并采访人大代表。

        [结果」男生通过询问的办法找到了那位人大代表,并用老师提供的“小蜜蜂”(扩音器)问了人大代表三个问题:“请您谈谈对元宵节放假的看法”,“您平时主要研究什么”?“您是如何履行人大代表职责的”?采访者和人大代表都非常认真,当采访完成时,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在布置采访的任务中,教师没有给学生提供采访的纲要和办法,其结果反而给学生制造了自由思考的空间。为了能够采访到人大代表,学生群策群力地快速拟定了采访纲要;在寻找人大代表的过程中,教师并没有给予学生任何暗示,结果学生还是通过自己的智慧找到了人大代表,于劣构情境中寻找突破口;在采访过程中,采访者和人大代表之间的互动非常自然,采访的内容既涉及元宵节放假问题,又涉及人大代表的权力和职责问题,实现了对本节课所学的教材知识的迁移;在采访结束时,学生正式向人大代表表示他们想写一个建议,希望人大代表将同学们联合签名的关于“元宵节放假”的建议在下一年的两会上提出来,这一个出乎教师意料的问题透露着学生“公共参与”的意识和能力,弥足珍贵,也让听课教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四、生成性的问题情境

        生成,《汉语词典》的解释为“产生和形成”。课堂生成,则是指学生在课堂上产生和形成知识、技能和品德的过程和结果。从课堂对于生命成长的作用来看,每一节课都是不可重复的激情与智慧的综合生成过程。叶澜教授在《让课堂焕发生命的活力》一文中从生命的高度将课堂的动态生成纳入新的课堂教学观和课堂实践之中。然而,在课堂教学实践中,“课堂生成”是一件既让人欢喜又让人忧的事情。有些“课堂生成”是意料中的,线性的,其变化的线路在教师的掌控之中,教师能够凭借专业知识和经验把握问题演进的方向;有些“课堂生成”是意料外的,非线性的,是教学进程和思维进程的突变,它可能让师生邂逅“不可预约的美丽”,也可能让师生遭遇没有预兆的尴尬,这样的“课堂生成”是对教师学科功底、教学胆量和教育机智的高标准考验。

        教师对“生成”的认识和处理需回答三个问题:为谁生成?靠谁生成?如何多渠道生成?“为谁生成”的问题其实是个生本范畴内的问题,只有具有内在的生本意识才能珍视学生的“突然袭击”,把问题本身看作可贵的课程资源;“靠谁生成”的问题则是课堂民主范畴内的问题,只有在民主的课堂上才有师生的协商和生生的合作,教师才能放下“师道尊严”的架子成为学生学习的伙伴;“如何多渠道生成”的问题是教学手段和资源范畴内的问题,即如何充分地使用身边的教学媒体和资源多途径地实现“生成”。在“人民代表大会:国家权力机关”一框的教学过程中,课堂在尾声阶段出现了一个“急转弯”,使听课人员一起体验了一把“飘移”的惊险和愉悦。

        [情境1]教师:同学们写的提议我会交给人大代表,我们请人大代表在下一届的人代会上将我们的意见以恰当的方式表达出来。

        [情境2]学生A:老师,我爸说清明节、端午节放假是由国务院令规定的,不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立法规定的。

        [情境3]教师: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需要求助了。我们有三条途径来解决问题:相互讨论、咨询听课老师、查网络资源,大家各就各位共同解决问题。

        [活动]学生们在讨论,听课老师在查手机,执教老师在查电脑……。

        [结果1]学生B:老师,这位老师(听课人员)查到清明节放假的提案是政协委员提出的,20年后被采纳。

        [结果2]学生C:老师,这位老师(听课人员)查到人大代表连续多年提出将元宵节纳入法定假日建议。

        [结果3」教师:这样说来,我可以松口气了。现在我们可以理出一个结论了,关于传统节日放假的提案,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可以做,关于传统节日放假的决定目前是由国务院制定的法规。

        教学追求精心预设,但预设却难于面面俱到。当预设留下的空间成为学生放飞个性的天空时,“课堂生成”便会发生。与此相应,教师要善于让学生率性的质疑成为课堂上所有人探究的问题,让多维的答案如焰火般绽放。在这堂“人民代表大会:国家权力机关”的公开课上,执教者没有放过或故意漏掉直面学生提出的问题,听课者没有作“壁上观”而积极辅助解决问题,学生则被迫打破陌生人心理壁垒与听课人员进行互动,多种教学力量的联动使课堂进入了动态生成模式,学生的合作意识、公共参与意识、自主发展能力和政治认同感便会在非线性活动中发生美丽的“羽化”,课堂也在“漂移”中实现了它亮丽的“转身”。

             

        本文选自《思想政治课教学》2018年07期,作者是江苏省苏州市吴江中学正高级教师沈雪春。


         

        文章点评
        一分快三软件